第111-120期

牧蹤第117期

來自2000年前的管治理念

(區秉中老師、延伸部主任/聖經科講師)

本院在2016年初舉辦了廿週年院慶實用神學研討會及教牧交流會,探討及交流在新世代的衝激下,教會管治理念與模式應作甚麼更新與反省。當日聚會雖已圓滿結束,但學院對這題目的思考與反省仍繼續下去。1當日研討會未有討論到聖經與教會管治的關係,所以本文希望在這題目上作補充分享。論到新約與教會管治的關係,有人認為教牧書信提供了教會管治模式的典範,例如長老治會模式,但亦有人不以為然,認為新約所顯示的教會管治模式或有關教導,都是因時制宜,例如教牧書信及《哥林多前書》所顯示不同的教會管治模式,是因著以弗所及克里特兩個教會跟哥林多教會的不同處境而來。事實上,新約不多直接提到教會管治的模式,相比之下,新約更多直接提及教會管治的原則及教會領袖的素質。本文以本院院訓《彼得前書》五章2至4節為例,討論教會領袖在管治教會上應有的原則。

使徒彼得寫《彼得前書》給那些散居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亞西亞、庇推尼的信徒,他們都是活在羅馬帝國的強權之下,而且好可能正受到不同的逼害。彼得在第五章1至4節特別對長老作出勸勉,其中第2節「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是整個勸勉的主句,之後在第2節下至第3節分別以一個分詞「照管」及三組正反描述「不是勉強,乃是甘心」,「不是貪財,乃是樂意」及「不是轄制,乃作榜樣」,指出長老在牧養上的重要原則。

昔日耶穌以牧羊為喻,把帶領教會的責任交給彼得,彼得在這段經文也同樣以牧羊為喻論到長老的處事原則,相信兩者有著一定的關係。「牧養」的意思包括引導、守望、管治、保護及照顧等,在本段經文的處境中,它特別有著引導及管治的意思。2這解釋在下文得到支持,因為第2節分詞「照管」跟「監督」是同根字,使前者有監管的意思。另外,第3節的正反描述「不是轄制所託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就更明顯跟管治原則有關。在這段經文中,彼得具體指出教會的管治原則不在於轄制而在榜樣,轄制是權力的彰顯,是領導為中心,是對別人行為的操控;榜樣卻是感召的力量,是群眾為中心,讓他們有自由與空間去回應榜樣的感召,其結果也非領袖可以掌握控制。彼得這個「非轄制.作榜樣」的管治理念實在是承傳及發揮耶穌的相關教導:
你們知道,外族人有尊為領袖的人統治他們,有大官管轄他們,但在你們中間,情況卻不是這樣;你們中間無論誰要為大,就要作你們的僕役;你們中間無論誰要為首,就要作大家的僕人。即使是人子,也不是來受人的服侍,反而是要服侍人,還要捨去自己的生命,作許多人的贖價。(可十42~45新漢語譯本)

彼得的管治理念跟一般的管治理念有何異同?一般而言,管治(Governance)就是「與尋求行為規定、權力賦予、表現判定的過程和決策相關。」3所以,管治可以說是一種影響力,藉權力及判決等使群體成員的言行符合群體的信念及利益,或防止有破壞群體信念及利益的言行。彼得提出的榜樣也是一種影響力,但它不是藉著權力去有效規管人的言行,而是讓人在自由與空間之中受感召,使他整個人由心思到行為也改變過來。所以,教會的管治理念當與一般管治理念有分別,教會管治的核心不在於政策的執行效率,指令是否上傳下達或會眾有多服從領導;教會管治在於感召,也必須容下會眾有其自主空間,會眾在其中才有可能對教會的領導心悅誠服,這就正如自由自主是美善的必須條件,若會眾沒有自由自主的空間,領袖榜樣的感召也失去意思。同一道理,論到教會領袖的素質,他們的以身作則比起依章管治更為重要得多。

對於第一世紀羅馬帝國強權管治下的社會而言,彼得提出的管治理念實在是匪夷所思。在今天有權用盡或特事特辦的管治風氣下,彼得的話也可能被認為是不中用。然而,教會管治目標從來跟羅馬帝國或今日社會的管治目標截然不同,所以昔日彼得可能藉「按著神旨意」這片語提醒長老們不要按社會風俗或羅馬方式去管治教會,4今日我們也要提防不加批判接受了社會的管治意識,並以這些理念去管治教會。我們也要以聖經管治原則作反思。《彼得前書》五章1至4節提醒教會領袖,我們或許為教會行政架構及管理技巧費盡心思,也可能慨嘆今日人們不服權柄及愛挑戰權威,但不可少的是注意自己有否作好榜樣,從而以感召而非權力去牧養群羊。


院長家書

(冼日新牧師、院長)

親愛的弟兄姊妹:
在主裡面先向你們問安,願神賜福你們的服事,身體靈魂都興盛健壯。也感謝你們在過去的日子中,對牧職神學院(下簡稱:牧職)的禱告關懷及在金錢上的奉獻支持。帶著感恩及戰競的心情,我在今年八月份開始,承擔作牧職院長的服事崗位,而這亦是我第一次寫給你們的家書。心中存有一個為神國打拼的夢想,是盼望個人經過二十年的牧養服事之後,能在人生所餘下的光陰,專注在神學院作培育教會牧者及神國工人的事奉。感謝神帶領牧職神學院亦剛經過二十個年頭,也藉著過去兩任的院長,滕張佳音博士及李盛林牧師,曾在牧職任教的講座講師滕近輝牧師,及其他院董,講師及同工們的同心服事,為牧職建立了穩固的基礎。

牧職由創校開始,按著學院的院訓(彼前五2-4),定意要培育有主耶穌心懷的牧者,牧養神的群羊,回應神國度及教會的需要。學院定下的四個重點:「重視聖經」、「傳講真道」、「生命牧養」及「關懷祖國」,為要幫助學院專注培訓神國工人所應有的素質及能力。感謝神的恩典,牧職從創校至今,校本部的畢業同學已超過170人,延伸部及碩士課程畢業的亦已超過300人次,畢業的同學現時分佈在不同的教會或福音/宣教的機構參予服事。當牧職剛過了廿年,學院本著承先啟後的精神,定下未來十年的方向為「凝聚牧職心,同織天國夢」,為要培育每一位神學生,最要緊的是擁有一份牧者心,及一個天國的夢想,來完成主耶穌天國的使命。我們所禱告的是牧職能夠繼續忠心回應神的呼召,完成神所交託給我們在神學教育上的使命。

牧職現時共有6位全職(包括院長)及2位半職講師,而他們亦是牧職神學院最重要的資源。他們不單是神學教育工作者,傳授純正的神學及聖經知識,裝備神學生在各方面事奉上的能力;同時亦成為他們的生命導師,不單是言教,也是身教,用生命及見識去影響神學生全人的成長。牧職除了不斷改進現時校本部的課程,如:聖經證書,聖經文憑及聖工學士等課程外,院董會亦已正式通過發展新的道學碩士(M.Div.)課程,目的是培育更多蒙神呼召的年輕信徒,在靈性生命、神學、聖經及事奉能力上都成為有充份裝備之牧者及神國工人,來回應香港本地福音及普世宣教使命的需要。另外,為要回應教會在面對社會急劇改變所帶來牧養上的挑戰,牧職在明年亦計劃發展在教會實用神學上一些相關的研究項目,盼望能為教會提供更適切的牧養支援。

牧職在天國的大使命中,扮演著作為眾教會的伙伴及僕人的角色,而神學教育所需的經費,亦有賴眾教會及信徒的支持。故此,牧職在今個學年開始,特別成立一個「講師薪酬基金」,為要建立一支有神學教育使命,美好生命素質,擁有多元化的聖經/神學專才,及豐富牧養經驗的講師團隊,來培訓未來的教會牧者及神國工人。新一年籌募的目標約為290萬,「道學碩士課程」發展之起拔費為45萬,而「教會實用神學研究項目」之發展經費則為30萬。我們懇請關心及支持牧職的堂會及弟兄姊妹,能為牧職的發展繼續禱告,也在牧職的經費上記念我們的需要及作出奉獻,以致牧職能有穩定財政資源,來發展未來的課程及完成神所交托給我們的使命。

在主裡再次誠心祝福你們:「神能將各樣的恩惠、多多的加給你們;使你們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樣善事 (林後九8)。」

電郵:yssin@hkcmi.edu


媒體宣教—變中的不變

(梁志光校友、08班媒體宣教與演藝課程)

牧職的「媒體宣教課程」所帶來的果效

在牧職完成「媒體宣教與演藝課程」已經六年了,我時常感謝神帶領我在08年,拖行李從吉隆坡來到牧職報到,成為神學生接受裝備。雖然這是媒體急速發展的年代,但是「媒體宣教」對馬來西亞教會是嶄新又陌生的宣教策略,基督教圈子的製作人也不多。畢業後返到我的國土,著手製作了第一個福音紀錄片,題材是關於華人的拜鬼習俗,印製了少量DVD嘗試出版。學成歸來本想向大馬教會交出成績,但宣傳海報一出,就有教會回應題材及手法太前衛,並不是基督教慣例的作品;更有牧師致電查問這福音機構是否已經變質。後來經眾教會查看後,發現此作品是非常適合未信者觀看,因面的訊息是很巧妙的表達福音。就是這第一炮獲得大馬教會的大力推薦,更舉辦了多場佈道會領多人歸主;影片更在香港及美國福音電視臺播放,幫助許多華人脫離恐懼,認識至高真神。我明白媒體只是工具,學習技巧的同時更需要神學的裝備,兩大兵器結合才是媒體宣教。傳福音方法已變,但福音內容不變,是變中的不變。近年,香港有神學院發覺網絡及媒體宣教的趨勢,開始摸索開辦這類課程。原來牧職早期已透徹其本質與影音使團合辦第一屆「媒體宣教與演藝課程」,感謝主!我是其中一隻白老鼠。

在香港所學的能在馬來西亞發揮所長,這幾年我常在神學院授課、主領佈道會、受邀在教會主領講座、培訓及製作福音影片,以媒體來呈現福音。常令我感到光榮就是提及講員畢業於牧職神學院。上半年有機會為學院廿週年製作院慶影片,下半年又在台北國宣大會拍攝是我的榮幸。

今年九月,我再次來港出席一項由香港學園傳道會、網絡媒體基地及香港差傳事工聯會主辦的網絡媒體宣教大賽。十分感恩,我的作品奪得網絡最高人氣及優秀短片季軍兩個獎項。此獎項對我的事工是很大的肯定,亦能擴張我未來服侍的地界。比賽過程我學習到我需要改進的地方,也令我進一步汲取香港文化的媒體宣教模式,運用在馬來西亞的社會。當年在牧職所學習的也成為我今日的基礎。頒獎典禮後隔天,我與太太拖著孩子又來到牧職報到,邀請師長一同共餐分享得獎的喜悅。

飛鴿傳播在馬來西亞是小機構,但依靠聖靈的製作能影響人心,機構常缺經費但時常經歷驚喜。我們正計畫與教會及機構開辦媒體宣教課程,更盼望有機會與牧職神學院配搭為主的國度訓練更多媒體宣教士。

作者現於吉隆坡,馬來西亞作媒體宣教的服事


復興及建立堂會的青少年事工

(蔡蔭強牧師、南屯門平安福音堂長老傳道/牧職青少年事工證書課程統籌)

2009教會普查發現,香港青少年崇拜的堂數在2004-09年五年間大幅增長了60% (由308增至482堂),而人數增長超過一倍 (11000增至24000人),實在急需牧養青少年的人手。此外,週六青少年崇拜,也增加了約90%。因人手不足,難怪大量教會急欲聘請青少年牧者及青少年福音幹事,在人數增加之餘,也潛伏了青少年事工健康的問題。

2004 2009 增加比率
主日青少年崇拜 176 235 34%
週六青少年崇拜 132 247 87%
總 數 308 482 56%

接著的2014年教會普查,發現另一個事實,就是青少年大量流失,以大專生情況特別嚴峻。據香港大學許志超教授的研究,大學期間約有四成的基督徒學生離開教會。當然,青少年及大學生流失有很多原因,但最重要的原因是新增的青少年未能得著良好的牧養,我們的青少年事工並不全面,未能應對他們所受的衝擊,以致他們失望地離開教會。所以,問題除了人手不足外,還有牧養的技巧不足。

究竟青少年大量離開教會,對教會有甚麼影響呢?很多堂會的長執及同工都對這現象掉以輕心,因為成人事工已經使他們忙得不可開交。為甚麼青少年事工十分重要?試想想,若堂會只有小貓三幾隻的青少年,二十年後,當老年人及中年人離開後,堂會的人數剩下多少呢?君不見今天西方世界,因為沒有認真面對如何牧養青少年的問題,結果失去了一整代的青年人。青少年事工是教會的未來工程,教會豈能只有一代人,淪為沒有下一代的教會呢?

要復興及建立堂會的青少年事工,培訓牧者和福音幹事,以至有心志作導師的大專生及職青(青少年的大哥哥、大姐姐),是刻不容緩的。這些事奉者願意投身青少年的服事,也有些已經身在前線,可惜沒有受過多少培訓。這有如置身戰場上打仗的士兵,卻沒有受過作戰訓練,失敗和傷亡率絕不會少的。由於欠缺技巧,牧養效果也不良好。

牧職神學院有見及此,特別匯集各範疇專才,包括資深青少年牧者、教育界、輔導界、教牧界等,開辦青少年事工證書課程,教導牧養技巧及如何採取實際策略,供各類帶職及全職的青少年牧者、同工、導師及有潛質的信徒參加,盼望能夠推動及培訓教會青少年領袖,建立及復興各堂會青少年事工。

PDF版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