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20期

牧蹤第118期

香港的神學院還需要新的課程嗎?

(黃啟泰博士、課程發展及研究項目總監及講師)

課程發展

香港的神學院還需要新的課程嗎?幾個星期前的一個宴會中,席間有人向我提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這是作為牧職神學院的「課程發展及研究項目」總監(DirectorofAcademicPrograms Development and Research Projects)的我必須回答的,因為這是我新的任命的其中一個工作。

假若課程發展只是重覆其他神學院已有的課程,那當然沒有太大的需要,因為從資源及需求來說,重覆是一種浪費。然而,對於後進的神學院如「牧職」,在向課程全備的狀態發展卻是無可厚非的事。2016年牧職神學院剛踏進了第3個十年,學士及以下程度的課程大致俱備,但道學碩士—雖然我們已經有實用神學碩士和基督教研究碩士—但一個為具備大學或同等學歷的碩士程度的傳道人訓練課程,仍然是一個有待開拓的領域。換句話說,對於別的神學院來說,這可能是一個業已俱備的課程,但對我們來說這是有待發展的課程。

除了自我「圓滿」這個目標之外,「牧職」的新課程將會有其獨特性,與其他課程稍有不同;例如學制是採用外國學制、頒授的學位獲頒授國家的政府承認,水平必須達到公立大學碩士程度。此外,這個課程是「牧職」與外國神學院合辦,既扎根香港,復提供同學建立國際視野的機會。課程中的交換生計劃,會為學生提供在外國神學院學習,在海外華人教會實習的機會。新課程將兼容兩家之長—伙伴學院的師資在聖經研究及神學領域較強,「牧職」則較強於實用神學。我們相信這將帶給學生最大的益處。

課程發展

也許對很多人來說,實用神學只須拼命做,不用理會理論的建構和研究。然而,沒有好的理論和缺乏扎實研究的支持,實用神學的路走不了多遠。鑑於理論與實踐的相互需要及配合,「牧職」決定在這方面投放資源,讓實踐的路走得更遠更好。我的新任命的另一個工作,就是推動學院在這方面的發展。

除了我個人的研究項目外,我也希望能帶動「牧職」多做一點教會個案研究;透過研究不同教會的實況去驗證已有的理論,以及建構「實用神學」的新知。教會個案研究的另一個目標,就是透過長期的研究,累積一定的個案數量,為教學提供實際案例,幫助學生(特別是碩士或以上程度的學生)能更深入掌握相關的理論。按我的有限認識,「個案教學」是一般大學商學院常用的教學模式,神學院雖也有所採用,但礙於未有全面且系統性的個案研究成果供老師採用,教學成效受到很大的限制。「牧職」既以「實用神學」為主,也以推動「實用神學」為己任,雖然力量微小,但也願意悉力以赴。

今年是「牧職」進入第三個十年的頭一年,課程發展和研究項目的立項,是「牧職」發展的新里程。在此禱願求神使用「牧職」,賜福香港的教會。


新學制下質與量的增長

(陳梁頌玲、輔導及講師)

由今學年開始,學院的學制由一年三個學季轉為一年兩個學期。以一科3學分的科目為例,在這個學期制的變革下,教學的時數由學季制的30小時增至學期制的45小時,即多了15小時;多了一半時間。在課程的內容上必須更為廣闊和深化。課堂的週數由10週增至15週,長度也多了一半;學生因而可得到更多的空間學習、反省和整合。以四級的同學的「生命整合」一科為例,由於課堂的週數增加,內容上多了「整合不同學科的學習體會」,講解「撰寫各個測試的綜合報告」的範例,學員在堂上要完成更多的指定習作,除即時評估評分,也起了監察學員學習進度的作用。

此外,在課堂上有空間讓學員交流如何製作「生命整合檔案」的技術和取材心得,就不同的內容和測試結果上,學員會彼此提出質詢與意見,互相砥礪。學員亦有機會展示「生命整合檔案」每個階段的成果,彼此激勵和欣賞。作為老師,觀察改制後的學員有效的掌握數位學習歷程檔案(e-Portfolio)的運用,有興趣在每個課題上鑽研,有能力展現對個人風格、學科反省及牧養理念上的瞭解,這與課程擴闊了要探究的範疇,並深化了各範疇的學習不無關係。

綜觀來說,新學制能帶出教學相長的果效,老師和同學在課堂的質與量增長的推動下,提倡空間的給予,提高互動的氣氛,提昇教學的質素,使學生得到最大的益處,也符合課程改革的初衷。


「青年使命運動」

(冼日新牧師、院長)

耶1:4「耶利米說、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 、」
耶1:5「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我已派你作列國的先知。」
耶1:6「我就說、主耶和華阿、我不知怎樣 說、因為我是年幼的。」
耶1:7「耶和華對我說、你不要說我是年幼的.因為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甚麼話、你都要說。」

耶利米成為神的先知,作神的工人,在人的角度來看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對耶和華說,他還是一個年幼的人()(1:6-7)。這不是一個謙卑的說話,而是指到他事實上還未成年,仍需倚靠父母的支持。耶利米沒有任何服事的經驗,從來沒有任何大有恩賜能力的表現,但卻能成為神的僕人。猶大國當時是一個屬靈最黑暗的年代,以色列民已經不再聽耶和華的話,他作為神的先知,由主前627年猶大國最後一個神看為正的約西亞王的時代開始,在五年之後(主前622年),亦是約西亞王開始作出宗教上的改革,而他的事奉也一直延續到主前587年耶路撒冷被毀之後。年幼的耶利米成為先知之唯一原因,是完全出於神主權的揀選。神未造他在母腹中,神已完全曉得他;神在他出生前,又已將他分別為聖,要作神的先知;神為他的人生又已定下生命的計劃,是要差派他不單作猶大,也要作列國的先知,宣揚神的名(1:5)。耶利米要成為神的使者,神差遣他往那些民,他就要去;神吩咐他說甚麼話,他都要如實說出來,因為他要作神的僕人 (1:7)。

神今天的心意是要使用教會成為主的見證人,帶領萬國萬民歸向神;神同樣對年青的信徒有一個生命的計劃,要揀選更多年青人,像耶利米一樣,不要小看自己年輕,沒有勢力,才能,地位,而感到不能事奉主,而是願意回應神的呼召,好好裝備自己成為主的工人,被神差派到世界不同的角落,帶領人歸入神的國度。

牧職神學院聯同其他宣教機構,包括:華越國際協會,平安福音差會,香港短宣中心,香港環球福音會等,在今年一同推動青年宣教使命運動(簡稱「青使」),目標是推動高中學生至初職的青年信徒關懷及實踐主耶穌宣教的大使命。在今年1月10日已舉辦了一次「牧者異象分享會」,當天約有130人出席參加,有資深的宣教士分享「青使」的需要及異象,而參加的牧者亦在小組的分享中,有積極的回應及同心的禱告。在2017 年10月13-14日亦將會舉辦一個「青使」大會,及隨後成立「青年使命團」,為期兩年。使命團的特色是透過教會牧者,宣教機構同工,神學院的老師,與參加使命團的年青信徒同行,認識及參予宣教的事奉,從而燃點青年信徒對天國的委身,回應神在他們生命中的呼召,實踐主的大使命。「青使」的籌委亦已計劃在3/3,2/6,1/9五晚上有祈禱會,及在21/5日下午為教會信徒而設的「青使」異象分享會,歡迎所有牧者及信徒出席參加。盼望有更多教會牧者,信徒領袖,及年青人都被神的靈感動,一同回應神對今天教會的呼召。


課程改革的學習體驗

(黎錫華牧師、中國文化部主任及講師)

這不是「猜枚」,而是學院從學季制轉變成學期制的關鍵數字,就是在教授上由十星期增至十五星期。

牧職學院自今年九月的新學年,就棄用了沿用二十多年的一年三學季制度,改為一年兩學期。人到了某一個年紀,希望甚麼都不變為妙;不過,對我而言,這個變動卻是一個值得的嘗試。(噢,不是嘗試,而是落實執行的!就是無論你喜歡與否,已成事實。但感謝主,這改變對我而言是好的。)

更吃力預備的開始

因著教學時數的增加,過往的筆記和教授的內容,必須重新整理。還有,筆者往往在暑假期間,無論是公幹,或個人事務,都要離開香港一個多月,期間可以預備和整理的時間真的有限。然而,就是在極有限的環境中,更能操練個人的專心。感謝主,這更變讓我學習多了生命的功課。

更深入教授的反思

回顧這學期的教學,需要比過往有更透徹的教授。多了的時間,可跟同學深入探索,這對一個教學者而言,不亦樂乎!例如:當筆者教授「講道學」一科時,讓我們可以舉更多例子,也有更多課堂上的實習;讓我深深覺得,現在少了很多以往那種追趕的感覺了。

更親切互動的交流

教授時間沒有那麼緊迫,自然不用把焦點放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教學內容,轉而多跟同學交流,也容許同學們多一點的提間。互動多了,不單在教學內容上,甚至影響我微調教學的內容和方式,希望同學們有最好的吸引和反思。

更謙卑學習的學習

過去的學季假期只有大限的兩個星期,這期間絕不會比教學輕鬆;因當中要批閱同學的功課,又要準備新一季的學科,真的沒有休息可言。然而,轉了學期制,學季假期也多了幾近一倍,在批改、備課及休息方面,自然地多了空間。有較多的時間備課,無形中也多了學習的空間,使個人教學的學科多了更新的機會。

願主也賜福給同學們,享受從良性變化而來的驚喜。


牧職神學院新學制的體驗

(周厚平同學、13班 基督教研究碩士)

我在13-14年度開始以兼讀形式在牧職修讀基督教研究碩士課程(MCS,下同),當時還是舊學制;到了今年我奉獻成為全時間神學生,除MCS外同時修讀實用神學碩士課程(MPTH),適逢新舊學制交替,新學制第一個學期差不多到尾聲,下文嘗試就我在變更之中的體會跟大家分享。

首先,學期由三變二最明顯的改變是每科課堂增加了,由以往9至10堂增加至15堂;因此每科的內容都可以深入一些,課堂上老師與學生互動討論的時間明顯比舊學制增加。我很高興有這種改變,因為在舊學制很多時都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自己消化剛吸收的知識就要去下一個課題了;又或者對學科還未掌握得好時已經要開始做功課,有點囫圇吞棗的感覺,現在好多了。

但亦因為變為雙學期,有些科目重整或刪減了,有同學覺得涉獵的範疇不像以往那樣闊。不過課時總有上限,在「深度」與「闊度」之間,我覺得神學教育應以「深度」為先;況且現在教會的牧養需要多不勝數,神學生要在3至4年的裝備時間裡變成「周身刀、張張利」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我認為新學制更能幫助神學生集中磨練牧會必須的「刀」,其他的可以畢業後在職進修。

最後,以往三個學季之間只有不到兩星期的「休息」,真的只足夠喘一口氣就要重新開學。現在兩學期之間有差不多一個月的假期,每學期的中段有一星期的溫習週不用上課,讓同學專心整理所學及預備功課。對於邊學習邊進行教會實習的神學生,或者日間工作晚上裝備的兼讀生,都有更好的休息時間,個人覺得對提升學習效能很有幫助。

PDF版下載